被毁约的应届生:还未从学校毕业,先从公司“毕业”了
Tech星球 2022-06-23 13:37:01 关注

6月,是高校的毕业季。但相对往年,今年毕业生们的心情变得更为复杂。

即将离开校园,很多毕业生本来的人生规划应该是:毕业,入职,从象牙塔正式迈入社会的第一步。在去年的秋招时,很多人已经拿到了offer,给自己选到了心仪合适的公司、城市,开始憧憬新的生活;而另一些人则在快要结束的春招时积极争取,赶上了这趟职场列车。

但实际情况是,去年秋招中已经签订三方就业协议(学生、企业、学校)的部分毕业生,工作被公司毁约,已经开始实习的则无法转正签约,而受到疫情、裁员大潮等影响,快要走入尾声的春招则变得更为激烈,这些被毁约、裁员的应届生们又要开始重新思考未来的方向,逐渐清晰的人生规划又开始变得迷茫。

2022届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达1076万人,同比增加167万,规模和增量均创历史新高,而10年前,这一数字仅为680万人。毕业,看起来,不是人生一个阶段的终点,也还没能成为另一个新阶段的起点。

这个夏天,很可能变成很多应届生的职场冬天。

租好房子准备开始实习,却收到了公司解约邮件

晓成,2022届应届生,签约理想汽车公司

选择理想汽车公司这个offer,我其实是做出了很多牺牲的,去年秋招的时候,我的手里有3个offer,综合比较下来,我放弃了比这个offer高30%薪水的一家企业,最终选择了理想汽车。

我是学算法相关的,对自动驾驶也十分感兴趣,所以更希望能有一个发挥自己才能的岗位;从长远来看,我认为目光不能太短浅,新能源是非常有前景的,而且国家也是一直在鼓励和扶持这个产业,所以,不能只看到眼前的利益,要选择更有前景的赛道才有未来。我心里还有一个算盘是,即便是我成为不了行业里的大佬,但公司发达了我也能跟着喝汤,所以当时不顾身边朋友的反对,选择理想汽车。

4月,我已经提前来北京租好了房子,准备开始实习,甚至开始做起理想的“自来水”,有一个朋友最近在看新能源汽车,我直接推荐了理想,现在想想真是打脸。公司因为疫情的原因,推迟了入职时间,再之后就是接到了取消offer的消息。

我本来做好了一切准备开始新的生活,可没想到先遭到了生活的毒打,HR发来了解约的邮件。虽然毁约了,理想汽车公司还是比较大气的,和三方协议里规定的5000元赔偿不一样,直接赔偿了一整个月工资,但比起这些违约金,我更想要一份工作。

也是在此期间,因为异地的原因,女友也和我提出了分手。解约是一封邮件,分手是一条微信。我开始产生自我怀疑,我好像不配得到一段坦诚的对话,短短1个月,我从一个看似拥有光明未来的人,变成了一个待业单身青年,挺戏剧的。

我所在的北京朝阳区,因为疫情已经在家隔离了近一个月了,我一个人,既失业,又失恋,又长期宅在家里,没有一个可以讲知心话的人,常常陷入恍惚,无法打起精神来。我不知道是开始找工作,还是继续读博,或者回老家考个公务员,但说实话,我对未来毫无信心、非常迷茫,不知道走哪一条路是对的。

还没从学校毕业,先“被优化”从公司“毕业”了

吉吉,2022届应届生,签约某国企

我好像总是比别人慢半拍。本是想争取保研名额的,但是系里有一些变化,本来的保研名额也没了,只能被迫开始找工作,是在秋招的末尾才赶上了这趟求职的末班车。

其实大家都知道互联网大厂很香,但互联网的机会是留给早早做准备的同学的,等我开始准备简历的时候,身边已经有一些同学手里已经有offer了。最后,综合比较下来,我选择了一家小有名气的国企,其实准确的说,是在国企下的一个分公司,虽然薪资比不上互联网大厂,但我还是挺知足的了。

在过年前,我和这家公司签了三方就业协议,并办理了相应的手续,过完年我就回到学校开始准备毕业设计。在这期间,我还是跟公司的HR保持联系,并询问需不需要提前去实习,当时对方表示,让我安心准备毕业,拿到毕业证直接入职就可以了,我就再没放在心上。

差不多是毕设快完成的时间,我开始刷到有互联网公司的裁员消息,其实心里也有不好的预感,但是因为我签的这个公司跟互联网其实关系不大,我也就没有在意。

越来越多互联网公司的裁员信息让我开始紧张,但我还是很乐观,认为这不会殃及到我,每年中旬都是跳槽的绝佳时机,这个时候有人员的变动很正常,而且就算裁员也是裁在职的员工,总不能裁到我们还没入职的员工身上吧,况且我们应届校招生,有三方保护的。

不幸的是,在4月末,我收到了签约后HR第一次主动给我发的一条消息,看到HR名字的时候,我就预感不妙,果然, HR用很官方的说法告诉我,公司的效益不好,要对人员进行优化,我成为了被优化的一员。所以,我这个应届生,都没有从学校毕业,就先从公司“毕业”了。

虽然之后公司有支付第三方违约金,但我还是很受伤,现在已经快6月份了,我还是没有一份工作,我成为了那个始终慢半拍的人。

傻傻地签下裁员条款,海投求职简历仍无音信

椿语,2021届应届生,前小米员工

最先感到不太对劲是从我调岗开始的,我被换到另外一个主管架构下,但自从来这个组后,和新领导也没有太多交集,直到有天中午,新领导说要找谈话,当时就有不太好的预感。其实,在此之前,公司内已经流传着会裁员的风声,但领导安抚我们,让大家好好干活,不要在意这些。

谈话之前,我看了一眼同事们的私聊群,有一个同事说被裁员了,我心里就开始打鼓,会不会也轮到自己。果然,一推开会议室的门,看到领导旁边坐着HR,我顿时就明白,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了。

但脑子还是一片空白,他们说啥我就干啥,跟着领导和HR的指示签字,走流程,我甚至没有自己仔细阅读我签下的每一行文字,也没想过是不是还有别的解决方案,我看到HR的手边摆着一摞摞待签或者已签的文件,我默认这就是迎接我的宿命。后来发现,签下的条款很苛刻,我甚至不能再进行劳动仲裁,但当时我只是想快点结束这一切。

其实公司就是个小社会,后来才知道,并不是每一个应届生都必须被裁掉,还是有人可以逃过这一劫,我听说隔壁组有一个应届生,因为跟领导关系特别好,所以即便是有裁员的要求,领导还是裁掉另一个有几年经验的员工,留下了这个应届生。

另外有一个同样面临裁员应届生,因为去社交平台上发声,最后得到自己想要的条件,于是有点儿后悔,自己怎么就做了最老实的那一个呢?

作为2021届毕业生,下一届学生虽然没毕业,我还拥有应届生的资格,能试一试为数不多的春招名额,但因为已经交了社保,无法享受应届生待遇,现在只能走社会招聘。

被裁掉后,我积极准备面试,每天固定地坐在电脑前开始海投简历。但目前还没什么进展,面了两个小厂都挂了,因为工作经历并不长,而且又是手机厂商,对口的岗位就更少了。我开始只看北京一个城市的工作机会,现在把眼光放到三个城市,仍然觉得工作机会不多,基本上和我去年只看北京时的岗位差不多,而薪资方面也没有太多增幅,比如去年在广州一至三年工作经验的岗位,是6000-7000元,今年差不多还是这个数,所以,如果离开北京,我还要面对接受降薪的准备。

我明显感受到,今年的形势确实比往年更加艰难,周围同学有因为工作不顺利想换工作甚至裸辞的,因为亲身经历,我都极力劝阻他们,千万不要走一定要留下来。

每天打开手机,都有扑面而来的裁员信息,这让我倍感焦虑,作为应届生,我只能好好准备,争取抓住下一个机会,尽快把自己从这段经历中抽身出来。

“卷王”也被裁了,我对打工产生了厌弃

麦丽素,2021届应届生,前字节员工

我的故事颇具戏剧性,我是2021年的应届生,去年拿到的offer,过完年后来实习,因为这是我喜欢的公司,所以做的工作和自己的专业没那么对口,我也接受了,关键是薪资待遇确实很不错。

说实话,这份工作真的是我能面到最好了的,和同一级的同学相比,我的薪资也算是应届生中最高的几个,自从上班以后,我成为了我妈妈的骄傲,基本上她逢人便夸,我的工作有多好,她儿子有多出息,现在想想真的很是内疚。

因为知道这份工作来之不易,我也很珍惜,常常是来得最早,走得最晚的人,即便是加班第二天可以晚去,我也是正常上班点去,我把全部精力都奉献给工作。我独身一人来北京,没什么朋友,也没社交,生活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工作。我可能就是别人眼里的“卷王”,所以我真的想不通为什么裁掉的会是我。

知道自己被裁员后,首先是十分愤怒,但是这种愤怒是非常无力,最后只能默默地接受这一切。那天办好所有的手续,晚上就去公园跑了两个小时的步,好像有无数的力气发泄不出来一样,最后跑到腿都软了,过了一个星期后腿都是酸的。

说实话,其实现在的心情都没有缓过来。

一开始,突然不用上班,而且有一笔赔偿,能让我休息一阵,我还觉得挺舒服,就先没把找工作放在心上,我觉得我的学校和专业都不错,而且上一份工作也是大厂的经验,找工作应该不算太难,但后来就发现,事情没有想象中简单。

因为不工作加上基本没有社交,我常常一个人呆在小小的出租屋里一整天,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想,为什么被裁掉的是我?我知道,裁员并不是我的错,不是我能力不行,也不是我不够努力,是大环境的问题。但是有时候也会很偏激地想,自己为何如此倒霉,慢慢的整个人变得有些抑郁。开始还投一些简历,后来,一直没面试的机会,我决定结束北漂生活回老家。

但回到老家之后状态也并没有变得更好,老家工作机会更少,尤其是像适合我这样程序员的工作机会就更不多了。另一方面,回家后还要面临着同龄人的目光和父母的失望,他们虽然没有问什么,但我很怕他们会认为被裁员是我自己的问题。后来就发展成了从不想找工作,到开始盲投简历,现在我基本上已经放弃找工作了,并对工作产生了一种非常强烈的厌恶的心理。

刚回家的一段时间里,我看了很多心理学和励志鸡汤,但这些并不能够慰藉我,反而让我更加痛苦和急躁。虽然我放弃找工作,但是我还是需要经济收入,我决定用自己为数不多的积蓄开始炒股,一开始还能赚一点钱,但新手光环很快就过去了,加上整体股市暴跌,我的股票开始套牢,而我又没更多的积蓄补仓,现在等于就是这部分的钱也砸进去了。

这条路也对我封闭了后,我还是决定找点事情做,现在我在拍短视频,记录自己遭遇和经历的这一切。目前正在学习摄影、想把自己打造成一个IP,对打工厌恶感让我只有不去上班,才能真正逃离资本家之手。

转正签约和裁员在同一天,还好我提前跑了

芒果,2022届毕业生,签约兑吧公司

看到身边同学的经历,我真是感叹自己太幸运了。

我和同学是去年秋天加入这家公司的,公司给的说法是先开始实习,表现得好就能签三方就业协议,刚进去的时候,觉得公司确实在上升期,那时候每天群里都在进新人,平均每周都会增加20多人,我心里是相信这家公司会越来越好,顶峰的时候公司有3大业务线,近千人的规模。

有一说一,我认为互联网的氛围还是很不错的,跟部门的同事领导之间的关系都很好,大家相处起来基本上就像朋友的感觉,他们说能转正我们就暂且相信了。

但工作了一段时间,就感到不太能适应,实习生也基本上都要加班到晚上八九点以后走,各种技术分享会、需求评审会都专门放到晚上开,让人身心俱疲。时间快到年底了,我就又催促转正、签三方就业协议,但公司给的回复是说要等到2022年3月,因为当时实习也蛮久了还没有签协议,加上加班严重我就准备回学校参加校招。

离职的时候也有一段插曲。正好那个时候,我突然发现还有一门课没修完,因为这个原因我提了辞职,但带我的leader以及部门主管就各种不想让我走,跟我说实在不行可以一周请一天假回去上课,“人要逼自己一把、不能放自己一马”之类的,我再次体会到了互联网公司所谓的狼性文化,想让我留下来但还是不给转正,我内心一直有顾虑,就还是决定辞职,走的时候我还劝我朋友和我一起走,但是她没听。

回学校后我积极准备春招,找到了现在的这家国企,虽然薪资可能补不上互联网,但早九点半打卡,晚上六点下班,平时工作也不忙,和互联网相比,感觉轻松快乐了很多,我已经很知足了。

而我的同学和我说,在我离职后加班变得更严重和频繁了,经常加班到凌晨,墙上到处挂的那种鼓励加班的鸡汤标语,之后就迎来公司开始大批裁员,最开始裁实习生,然后开始裁老员工,最后裁刚转正的员工。而我同学,本来3月份的转正签三方就业协议,她是等到了,也就是在同一天,也等到了裁员的消息。前两天我还跟那个同学聊天,她现在还在投简历。

这可能就是人生第一课,不要亲信任何人的承诺。

Tech星球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