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掉3000人,字节教育梦醒
零态LT 2022-06-23 11:28:00 关注

成立不足三年的字节教育再次传出裁员消息,原本卯着一股劲儿想在教育领域大力出奇迹的大力教育,终究也没躲过行业大地震。

双减之下,教培行业纷纷开始积极寻找转型之道,智慧教育、职业教育、教辅工具等赛道成为了香饽饽。作为行业后辈,在 K12 在线教育鼎盛时期乘风而起的大力教育,既没有传统教育机构雄厚的师资力量积累,又缺少在成人职业教育方面的经验,竞争乏力。

随着自营业务不断缩减或转型,字节教育 “大力” 激流勇退。

01、 "万人"团队缩减过半 

6 月 18 日,据科创板日报报道称,字节跳动教育业务已进行大调整,预估优化约 3000 人左右,该业务目前总人数不足 5000 人。据了解,此次优化业务线涵盖智能学习国内国外、青少年、学浪、开言、瓜瓜龙、教育中台等,仅留下智能学习对公、大力智能、成人业务,优化员工将获得 “N+2” 赔偿。截至发稿,字节跳动针对上述信息未给予正式回应。

早在 2021 年年底,字节教育就曾经历过一波大裁员。伴随着教育行业 “双减” 政策落地,在线教育行业迎来了寒冬,多家头部在线教育企业开始裁员瘦身。2021 年 7 月下旬,包括新东方、好未来、高途、作业帮、掌门一对一等含有学科类培训的在线教育平台纷纷传出裁员消息。

成立仅 10 个月的字节教育也没有逃过这一劫。字节旗下包括瓜瓜龙、清北网校、学浪、硬件、校园合作等多个业务线,预估优化了 2000 人。

2021 年 11 月 2 日,字节跳动 CEO 梁汝波发布内部信将字节跳动业务划分为六大板块,其中教育板块被分为智慧学习、成人教育、智能硬件、校园合作四大板块。这也意味着,字节低幼阶段业务逐步停止运营,中小学阶段业务转型发展,职业教育和家庭教育成为未来发展重心。

字节教育成立之初,曾斥巨资招兵买马,开出 200 万年薪招聘清北毕业的名师,从同行挖了不少老师进来。2020 年 3 月陈林表曾在微头条上表示,今年字节要给教育团队招一万人。如今,字节教育的 “万人” 团队已经砍掉大半,旗下大力教育的四大在线教育业务 “GOGOKID”、“你拍一” 和 “清北小班” 和 “汤圆英语” 都相继在其官网上发布了停运公告。

字节的教育梦基本走向破碎。

02、大力没有奇迹 

字节从开始就不具备做教育的基因,布局教育的初心也只是为了寻求在头条、抖音之外的第三条增长曲线。

通常来说,以阿里、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大厂在布局教育板块上,多是做 B 端生意,即给行业提供底层技术支持,并不干涉教育内容业务。相较之下,字节的野心要更大,字节做教育的逻辑是通过自营及收购教育企业,亲自下场做业务。

早在 2018 年,字节就埋下了做教育的野心。一款主打知识付费的名为 “好好学习” 的 APP,被看作是字节在教育领域的首次试水,但这款 APP 上线后在市场上声量并不高。即使在 2020 年在线教育最火的阶段,该 APP 仍然没有泛起半点涟漪。2021 年 1 月 20 日,运行两年的好好学习 APP 下线。

在线教育赛道打得火热之际,字节接连推出了 20 多款教育产品,覆盖了 pre-k、K12、启蒙等多年龄段和多领域,重点狙击猿辅导、作业帮等头部在线教育公司,几乎涵盖了所有热门细分赛道。

旗下产品包括面向 4-12 岁儿童的 Gogokid;针对 1-4 年级学习需求,主打 AI+ 教育的 AI KID;真人形象 +AI 口语授课的汤圆英语;中小学在线辅导平台大力课堂等。此外,还通过投资并购了中小学课程在线辅导品牌清北网校;针对成人的开言英语、学霸君 B 端业务、锤子硬件等。

碎片化铺设之下,看似热闹却没有形成闭环。2020 年 10 月,大力教育作为独立品牌正式成立。大力教育由字节跳动核心员工陈林出任 CEO。在负责字节跳动的教育业务之前,陈林曾是今日头条 CEO,并负责社交(飞聊、多闪)、懂车帝、Lark 等创新业务。

作为在线教育领域的后来者,本身就没有太多教育资源积累的字节,采取了和网易有道类似的策略,不惜亏本砸钱造硬件来切入教育市场。

大力教育试图用一款售价 749 元的 “大力智能学习灯” 打通字节教育的生态环。该台灯配备了摄像头和屏幕,以课业辅导、远程陪读、坐姿纠正为主要卖点。台灯上的屏幕可以进入 “大力爱辅导 App”,替代父母陪伴,完成交作业、检查作业、错题解答等步骤。看似亏钱,但实际上以台灯为代表的硬件产品使用场景广泛,且用户黏性较强,是为不同内容教育产品的最佳引流入口。

张一鸣在八周年内部信中明确提到,教育是字节跳动当下优先级最高的战略重点。究其原因,除了教育承载着头条、抖音之外的第三条增长曲线,更重要的是,字节的硬件战略,计划从教育切入。

根据业内人士的说法,许多机构看似初期都是砸钱、亏本在做硬件。从长期来看,随着用户规模的提升,产品的边际成本会降低,且获客效率、用户粘性在提高。对教育机构们而言,这笔投资要比砸钱做营销来的更划算。在这一布局上,字节教育走在了行业前列,通过一件硬件产品全部打通,进而形成字节跳动教育产品的闭环生态。

踩着在线教育热的风口,字节本来是有希望能在教育行业占据一席之地。然而,这一切止步于 2021 年末的双减政策。双减政策之下,各以学科教育为核心营收的教育机构都在寻求转型,多数和字节一样看准了教育辅助工具、家长社区、教师社区、成人职业教育等方面进行探索。

据了解,字节近期新推出了教师服务平台 “谭水源”,被视为大力教育转型的一部分。但在教辅工具、成人职业教育这些领域,字节面临的对手众多。

03、 教育梦碎 2022 

有传闻称字节在教育板块前后投入了百亿资金,但随着双减政策落听,这百亿投入基本算打了水漂。

大力教育曾经被字节寄予厚望。据媒体报道,2020 年字节教育业务的整体预算近 40 亿元,且在未来五年,字节还计划以每年百亿元的规模持续注资教育行业,并做好了三年甚至更长时间不盈利的准备。

虽然没有教育基因,但字节的优势在于平台流量巨大。在教育行业陷入流量焦虑之下,不少在线教育公司严重依赖外部流量采买,由于投放渠道同质化,也一度导致获客成本居高不下。

字节旗下的头条以及抖音坐拥超过 6 亿 DAU,是教育领域兵家必投之地。2020 年在线教育同行的疯狂投放,助推了字节跳动广告业务的飙涨。根据媒体报道,几家头部的在线教育机构仅在抖音平台上的日均投放额便超过 300 万元。其中,猿辅导日均投放最高达到了 1400 万元,作业帮最高达到 800 多万元,且各机构的投放力度随着行业竞争加剧,水涨船高。

据《路透社》报道,字节跳动 2020 年在中国的广告收入有望达到至少人民币 1800 亿元。字节尝到了教育内卷带来的广告收益同时,也受损于自身教育业务拓展带来的损失。

如今,字节将不赚钱的教育业务裁撤掉,被外界解读为赴港 IPO 前所做的准备。早在 2020 年就曾有消息称,字节跳动正研究分拆抖音赴香港上市,并与高盛等投行洽谈上市安排。但之后其 IPO 进程并无实质进展,随后字节在其官方头条号否认了此消息。

近日,号称深度参与了中国互联网赴美上市半壁江山的高准出任字节 CFO,让字节上市又有了新进展。高准的此次任命,也被理解为是字节跳动计划上市的信号。而最新消息是,字节公司的多个海外认证变更为 “抖音”,这也意味着抖音或将从字节公司拆分出来单独上市。

出道第 10 年,字节系认知度最高的作品仍然是抖音,而作为字节曾经重仓的教育梦,终究难圆。

零态LT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