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隐退背后:一个大佬的性侵案
电商零售头条 2022-06-29 14:05:29 关注

自明州事件以来,刘强东已鲜少在公众视野里露面。以往那个秀恩爱、当村长、怼友商的东哥,再也不见了。

甚至在几个月前,京东内部最顶级权力职位CEO也被其交付给后生徐雷。如今的刘强东,正式开始了自己“向往的生活”。

不过四年之后的今天,他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明州事件再反转,女主称自愿发生关系

反转、再反转,刘强东“涉嫌性侵”一案可谓是一波三折,给足了吃瓜群众茶余饭后的谈资。

就在日前,刘强东案线下公开听证会在美国明州举行。在持续4小时的时间里,原告刘静尧全程出席,并提出了不低于5万美元的惩罚性赔偿。

与此同时,原告方律师也出示了大量证据,来论证刘强东的性侵行为成立。然而随着警方执法记录仪视频等大量证据的公开,原告方证词显得前后矛盾、疑点颇多。

在警方公布视频中,女方多次面向镜头向警方表示,“她没有被强奸,是自愿的”、“我是自发地和他发生了性关系……这是事实。”

该消息一经传出,再度引爆了网络。

在明州案发生初期,网络上便一直有着关于刘强东是否被“仙人跳”的讨论。只是随着刘强东被无罪释放,围绕这一点的声音也暂时销声匿迹。如今随着相关证据的曝出,网络上又掀起一股同样的热潮。

在此次听证会后,长期关注此案,并旁听了听证会的明州律师周东发表意见称,原告证据前后矛盾太多,其动议很可能失败。

作为我国电商巨头京东的背后掌舵人,凭借着其真性情,刘强东在网络上一直有着较高的人气。而在明州事件发生后,京东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牵连。

2018年9月,一则“刘强东在美国明州性侵女大学生被保释”的消息传遍网络。电商大佬、性侵、监狱,这些字眼无不挑逗着新闻媒体及网民的神经。

之后几日,随着美国警方披露更多刘强东因强奸指控被捕细节,该事件的讨论在社交媒体上愈演愈烈。曾受众人敬仰的东哥也被钉在了“强奸犯”的耻辱柱上。

所幸,在2018年底,美国检方调查后因证据严重不足,宣布不以性侵罪名刑事起诉刘强东,也算是将其从“强奸犯”的耻辱柱上拉了下来。这也意味着该案正式结案,刘强东无罪。

不过在刑事诉讼免除后,该事件女主却在次年正式对刘强东提起了民事诉讼,并索赔5万美元。

正因此,才有了2019年9月以及此次的公开听证会。只是未曾想到,此次警方视频证据的放出,倒是给了女方一个沉重的打击。

刘强东隐退,京东开启新时代

无论这一性侵案的结果如何,对于刘强东而言,其对家庭的背叛是毋庸置疑的。而在除开个人生活的困扰外,这一案件带来更多的,则是对京东的负面影响。

2018年,正是京东成立20周年。但彼时的它,对内对外都不太轻松。

一方面,坚持了多年的自建物流体系仍处在烧钱的泥潭中苦苦坚持。曾投资3亿美元帮助京东完善物流体系的高瓴资本,宣布减持6亿美元股票,转投阿里巴巴。

另一方面,老对手阿里步步紧逼,电商新贵拼多多势不可挡。在当年,拼多多的年活跃用户甚至已经完成了对京东的超越。

屋漏偏逢连夜雨,创始人刘强东的性侵丑闻更是在风评上给了京东致命一击。如果时间能重来,他大概绝不会选择与刘静尧有任何接触。明州一夜,注定成为他一生的污点。

风口浪尖时,刘强东将微博签名更改为“低调、低调、再低调!。”后来的他也确实如此,低调做人,并逐步淡化与京东品牌间的联系。

据不完全统计,仅仅在2020年,刘强东便先后卸任了超200家公司的高管岗位。从被动到主动、刘强东一步步淡出公众视野,京东也一步步消磨对外的刘强东印记。

2021年,正式分权总裁,2022年,卸任CEO。京东的权力指挥棒传给徐雷,刘强东进入深度隐退,从此江湖上只剩下他的传说。

而继任者徐雷,也没有辜负刘强东的信任。

作为京东的一名老将,同阿里接班人张勇一样,徐雷也为京东打造了专属的大促节日“618”,这才造就了如今京东618和天猫双11电商届两大狂欢盛宴的共存。

除此之外,就在明州事件的2018年,京东的至暗时刻下,时任京东商城轮值CEO的徐雷大刀阔斧改革,京东零售各业务线得到梳理,京东零售业务也实现了连续三年的高质量增长。

就像刘强东卸任CEO的公告中那样,徐雷担任京东零售CEO以来,在业务上做出了重大贡献;徐雷担任京东集团总裁以来,在运营管理上也做出了突出贡献。而这,也是刘强东一直对其看好的原因。

为了帮助徐雷立威,刘强东更是在内部会议上对上百位高管放出狠话,“谁不服徐雷,就是不服我。”

创一代们为何集体“退休”?

随着徐雷在京东站稳跟脚,刘强东彻底开启了自己的“退休”生活,并在卸任CEO后的两个月时间内,先后套现66亿元。

事实上,不仅刘强东,同为电商大佬的马云、黄峥也都在此前纷纷退居幕后。

2019年,马云正式辞去阿里董事局主席职务,2021年,黄峥紧随其后辞任拼多多董事长,几个月后,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也卸任CEO。

随着互联网头部企业掌权者的集体性交替,一个时代正在落幕。

不过对于这些大佬而言,“退休”并不意味着下岗,辞职也不代表放权。刘强东曾言,“要是失去京东的控制权,那我会毫不犹豫把京东卖了。”

像刘强东一般,CEO职位交给徐雷后,自己依然拥有者京东的绝对控制权,只不过一般不再参与具体公司事务的管理。这般垂帘听政的模式,更受互联网大佬的喜爱,也有利于其在幕后进行远程控制和指挥。

除此之外,创一代们的退休,对公司而言还有着更重大的意义。

无论马云、刘强东还是黄峥,作为创始人的他们对自己的企业都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同马云之于阿里、刘强东之于京东、黄峥之于拼多多一般,这些企业的身上都背负着前者强烈的个人色彩。

当企业辉煌时,创始人也随之高调;而一旦创始人遭遇负面新闻时,企业也会受到较大的牵连。刘强东明州事件、马云外滩金融峰会发言等都是前车之签。

在这般情况下,逐步抹除企业的创始人印记,才能将“企业回归企业”,以避免灵魂人物“翻车”对公司的负面影响。

如今的互联网竞争已日趋激烈,巨头之间的竞争也从“战术”层面升级为“战略”层面。在时代潮流下,降低个人对公司的影响,也将更有利于企业保持活力和创新,实现长线发展。

电商零售头条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