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如何满足制造业3000万的缺口?
有灵 职业生涯 2022-07-11 14:42:00 · 热度999

最新实施的《职业教育法》从政策面上来说解决了职业教育的定位、社会认可、内涵等问题,可以说目前职业教育的政策红利处于一种如火如荼的状态,那么职业教育作为存在巨大人才缺口的制造业、服务业的上游行业,何时才能迎来市场红利呢?

什么是市场红利?

简单来说就是供小于求,需求方需要付出更多成本才能获得相应产品或服务,但对于供应方来说则有更多的获利。

职业教育不同于其他行业,除了受更多国家调控以外,与人人都要去就读的义务教育不同,其就读的需求与整个社会形势和对应职业所受重视程度有着紧密的联系。也就是说并不是职业教育学校越少,学生总量越多,就一定确保就读职业教育占比的学生会越多,这从前几年中职中专就读情况反映出来了。对职业教育招生情况影响更大的是各制造业、服务业工种在社会上的地位和薪酬待遇。

缺口从何填补

从目前制造业、服务业的薪资待遇来看,工资水平不高,整体处于平均水平及以下。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来看,2021年城镇私营单位中这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年平均工资为63946元和47193元,而整体的平均工作为62884元,这两个行业在薪资上看并不具备优势,因此理论上来说制造业、服务业在市场上应该是处于一种供大于求的状态。

但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据教育部、人社部、工信部发布的《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显示,中国制造业10大重点领域2020年的人才缺口超过1900万人,2025年这个数字将接近3000万人,缺口率高达48%。

2021年5月,中智咨询发布《2020年一线蓝领用工荒情况调研报告》,调研结果显示,参与调研的企业中,近七成企业近期正遭遇用工荒问题、13%的企业表示一般会在春节以后遭遇用工荒,另有13%的企业则表示其常年存在用工荒及用工短缺的问题。

同样就在今年4月人社部公布的《2022年第一季度全国招聘大于求职“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中,生产制造业、服务业直接相关的职位多达近70个,占据一大半。

如此大的缺口,真的意味着就没人么?

当然不是。

目前来看,劳动力有三大来源:一、应届生,这里包括高校、职校、技校等毕业生;二、灵活就业人员;三、失业人员。

关于应届生这一来源。教育部统计数据显示,2022年高校毕业生规模将达到1076万人,比上一年又增加了167万人,规模和增量都创下了历史新高。这里还不包括不升学而选择就业的职校生和技校生以及那些因为毕业后考研、考公失败而选择就业的人。根据央视新闻、新华社提供的数据来看,今年需要就业的城镇新增劳动力达到约1600万人,为多年来最高。

然后是灵活就业人员。“灵活就业”是近两年提出的概念,根据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部门公布的数据,中国灵活就业从业人员规模达2亿人左右,形式多样、覆盖面广。

最后根据国家统计局2022年5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9%测算,46271万城镇就业人口中,失业人数大约为2730万人,这一部分也是制造业从业人员缺口的重大来源。

总体来看,不管是新增劳动力还是存量的待就业劳动力,去填补制造业、服务业这种职业教育主要服务的岗位肯定是绰绰有余的。

为什么缺口巨大?逃离制造业的工人又去哪了呢?

那么为什么制造业用人缺口会如此之大,动辄出现类似“企业招不到人”“工厂严重缺人”的新闻呢? 

根据智联招聘发布《2022 大学生就业力调研报告》,在应届生期望就业的行业中,仅有7%左右的应届生希望去生产制造行业就业,在13个行业中排名第8,制造业相关行业明显已经缺乏足够吸引力。作为毕业后对口输出行业为制造业、服务业的职业教育,自然也在发展过程中遇到诸多难题。根据中国职业教育发展大型问卷调查报告显示,社会认可度低被认为是当前职业教育最主要的问题,在接受调查的人员中,有70.26%的中职生、68.77%的教师、61.66%的家长、58.27%企业人员会这么认为。

那些从工厂离开的人又去哪了呢?

2019年1月,美团发布的《2018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提供了侧面证据:美团外卖骑手的上一份工作,最多的就是“去产能行业”的产业工人,占比达到31%。当然外卖小哥、快递员不仅在制造业受欢迎,在整个零工经济中也是颇受欢迎。根据云点道林发布的《2022中国零工经济行业研究报告》,新经济条件下出现了三大新蓝领零工群体,分别为约1000万人的网约车司机、500万的外卖骑手、250万的快递员。

年轻人去送外卖、送快递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快递员、外卖小哥月入过万的新闻并不少见,当然这是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换来的结果。反观制造业,各大招聘网站上也很少看到有企业会以七八千元的薪酬去招聘工人,即便有也是招有丰富经验和技术的高级工人,有着极高门槛,这又与快递员、外卖小哥的近乎零门槛形成鲜明对比。除此之外,制造业的工作自由度和晋升机会也是阻挡劳动力进入制造业的重要原因。

青黄不接的场面

阿空是一位去年从高职毕业的21届学生,所学专业是视觉传媒。因为学校离他家比较远,但他想到离家近的城市工作,所以学校校招的时候他并没有去,而是直接回去找工作。

后面自己找工作的时候面试了十几家,但只有两家给了offer。在第一家公司做了大概两天,阿空感觉做的很累,“学校学的东西实在太少了,大部分也只是皮毛。很多东西不会做,还得去网上搜办法。”所以阿空辞职了,又跨行换了个行政的工作,待了两个月,觉得没啥意义,就又辞职了,“每天就是招人,做公司杂七杂八的事情”。阿空后面也找过不少工作,但都不符合心意。但好在还有喜欢设计、画画的兴趣在,所以阿空找了个短培去进修了。“在大专读了三年,感觉大学真的啥都没学到,就只拿了一个学校的文凭,搞得感觉现在很迷茫,以至于难找到自己的方向”。

而阿空的情况只是千千万万职业院校、甚至本科院校应届毕业生就业情况的一个缩影。江西康展教育集团康展研究院负责人表示一方面现在高学历人才太多,但大多又眼高手低。另一方面,现在绝大多数企业的待遇跟不上,所以也导致诸多行业,尤其制造业青黄不接。

而且这种青黄不接的情况可能比想象的要更严峻。《中国青年报》的教学科学部特别面向全国职高发起一项调研问卷,从职高学生的反馈来看,之所以不愿意考虑“蓝领”工作,主要是因为在工厂的生活过于单调和无聊,如果是基层员工,还将面对晋升难、工资低、环境差等问题,在20000多的问卷中,有60%以上的学生不愿意从事蓝领。

以建筑行业为例,截至目前,全国已有上海、天津、广东深圳、江苏泰州、江西南昌、湖北荆州等多地发布了建筑业“清退令”:对建筑施工行业超龄农民工进行用工规范。“清退令”具体来说是:禁止18周岁以下、60周岁以上男性及50周岁以上女性三类人员进入施工现场从事建筑施工作业;

2021年4月30日,国家统计局《2020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2020年全国农民工总量28560万人,平均年龄为41.4岁,其中50岁以上农民工所占比重为26.4%,而2016年的数据为19.1%。

不少农民工涂着染发膏和啫喱水,擦着儿童霜,想让自己看上去更年轻一点;但也有不少农民工拿着身份证被拒之门外,而更让人担心的是,工地上几乎看不见2、30岁的年轻人了。

江西康展教育集团董事长黄文兵表示,职业教育所输出的对口行业和岗位社会认可度低,导致毕业生不想去,已经成为职业教育发展最大的拦路虎。

58同城和赶集直招发布的《2022年毕业季调研分析报告》中显示,00后毕业生首选就业岗位前10为:人力资源、IT技术、财务/审计/税务、设计、行政/后勤/文秘、运营、研发、采购/贸易、市场/公关、销售,直到第11才是生产加工,仅占3%。对相关行业和岗位的抗拒已经延伸至对职业教育的抗拒。

黄文兵表示我国技能人才总量越来越少,占总人口比重不到30%,但你看德国、日本这些制造业强国,他们的技能劳动人口比重到达了70%-80%。占比高的重要原因是其社会地位和薪资待遇高。记着2014年的时候,德国专业工程师、专业技术指导的年收入就有将近6万欧元。待遇这一块,国内的制造业和外面差远了。

而针对这种现象,江西康展教育集团推出了不仅管就业,还管薪资的高端IT培训专业。类似德国分熟练程度或专业程度发布最低工资标准,此专业的学生经过几年的订单式人才培养,通过相关考核后,在对口输出的企业薪资将不低于6000元每月。根据江西省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江西新余2021年城镇私营单位年平均工资为47784元,平均每月不到4000元,即便南昌2021年城镇私营单位年平均工资为59309元,平均每月差不多为5000元。

提升职业教育对口输出行业、岗位的社会认可度固然重要,但通过高工资、高待遇、高福利吸引年轻人走进工厂同样不可忽视,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道阻且长,行则将至;不走捷径,未来可期。

文章推荐
鸟哥笔记学院全新上线
有灵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