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裸辞的“孤勇者”们
燃次元 2022-09-12 11:06:20 关注

近日,社交平台上刮起了一阵“裸辞风”。

在小红书搜索“裸辞”,相关笔记超11万篇。在这累计11万篇的贴子中,有的网友分享自己为什么放弃高薪职业;有的分享在裸辞后如何再就业,还有的分享裸辞后游山玩水的惬意等等。当然,也有网友表示,冲动裸辞后,后悔莫及。

来源/小红书 燃财经截图

裸辞,一直都是一个冲动又大胆的决定。尤其是在近两年就业环境不太乐观的前提下,即使很多人对工作现状有再多不满,依然是“天天想裸辞,月月拿全勤。”

但即便压力很大,还是有人毅然决然选择了裸辞。

“我不能明确地说出自己为什么裸辞,我只是觉得我不能再继续那样的生活了。”前大厂编程师申申表示。

裸辞的时候,申申刚好完成了一个项目,他的上司甚至有找他聊给他升职的意向。“我一边听着leader给我画的一张接着一张的‘大饼’,一边回忆他平时对我颇为不专业的‘建议’和‘指点’,以及这两年来我‘007’的生活。我非常想像爽文男主一样当面把辞职申请拍在他的脸上。”申申打趣地说,“但是我没有,作为成年人,我听他的话回去考虑了一个春节,然后提了离职。”

申申在春节回家“思考”的间隙边看书,边试着写起了网文。现如今,已经回到了老家的申申,这样蜗居写文的日子已经过了大半年。

对于未来,申申打算自己先接一些项目,逐渐找回工作的意义。“我没有什么‘大厂光环’,但我有扎实的本事和能拿得出手的项目经验。我相信我有能力重新开始,找回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像申申这样裸辞的职场人,不在少数。他们的年龄在30-35岁之间,在裸辞之前就业于各行各业的头部企业,拿着较好的年薪待遇,已经过上了同龄人较为羡慕的生活。但却依然选择了裸辞。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因为想要跳槽的下家公司offer临时出现问题,“被裸辞”。

但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那些从大厂裸辞的“30岁+”职场人,或多或少都经历过挣扎、徘徊与焦虑,并对裸辞后的人生充满未知。

裸辞后,我把副业“扶正”了

露娜裸辞的决定似乎有点“迫不得已”。

裸辞前,露娜在一家金融上市公司担任内容部经理一职。去年,在董事长的授权下,公司开展了投资教育相关业务的探索,上线了投资者教育小程序,用来制作投资书籍的分享内容,并尝试开通直播。

“公司原本规划的变现路径是通过投资课程、直播带货等方式在今年实现盈利。”露娜透露,不过,今年初开始,市场的表现不尽如人意,而该平台的主要客户是针对非高净值的投资小白,这群人在今年对投资尤其保守,导致该业务线盈利情况大不如预期。

“资本是没有耐心等待的,所以整条业务线从年初开始陆续接到了裁员、转岗的通知。”露娜表示,因为在公司工作已经超过两年,算是老员工,所以公司最初找她时,只是谈了转岗。

“我和公司面谈了三次,其中包括与直属领导谈的两次,和与集团经理谈的一次,但最终我还是决定离职。”露娜说,坚持离职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对集团整体的商业模式和盈利能力存疑。二则是,整个新业务线都是自己一点一点从零开始搭建起来的,团队中的小伙伴大部分都是亲招。如今部门的人都走了,只剩自己一个人转岗,“有点‘逃兵’的感觉。”

但裸辞对露娜来说,“亚历山大”。

“我有房贷,父母在老家也时不时的需要我照顾。即使我有一笔可观的存款,可还是会有‘坐吃山空’的担忧。”但比起物质上的压力,精神上的压力似乎更加挑战着露娜的决心。

马上36岁的露娜,已经进入了“职场危机”的队伍中。“本来大龄单身这个标签就足以让我父母唠叨了,现在又加了个失业,我父母直接炸了。”露娜无奈地表示,即使自己多次解释离职的理由和未来的打算,但在父母眼里,她还是一个放弃稳定工作、游手好闲的人。

今年五月,在经历了小半年的心理挣扎和无数个失眠夜后,露娜还是办了离职手续。

“离开公司的第一天,我觉得空气都是自由的。”露娜笑称。

裸辞后的露娜开始了说走就走的旅行,先去南方转一圈,彻底放松后再具体规划下一步。之所以能够这么“放肆”,归功于露娜从三年前开始做二级市场投资的副业,短期内对收入并没有太多的顾虑。

露娜表示,开始做二级市场投资是因为一直从事金融领域相关工作,身边有一些厉害的基金经理,或者从事投资教育的资深人员,自己也会耳濡目染地接触一些基础的投资知识。“我希望除了主业之外,还有一份额外的收入,来抵御工作变动的风险。”

最开始,露娜对此并没有很上心,投资收益也很不稳定。直到去年,她才逐渐掌握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投资技巧。“我不断地向有经验的老师请教,自己也会读一些基础的财务分析书籍,在了解了经济形势和板块之间的关系后,从选择板块入手,后再挑选个股。”利用自己特有的人脉资源和一些业内信息,露娜对买入和抛出的时间点越来越敏感。

去年形势好的时候,露娜在二级市场投资的收入一度超过了自己主业的工资。“去年我的投资平均年化有30%的水平,最好的时候投资回报超过100%。”露娜对燃财经说。

但即便如此,露娜都没有全职做投资的意向。“毕竟考虑到一个人在北京的社保问题, 而且离开职场太久的话也怕彻底被淘汰。”因此,在旅行了两个月后,露娜在七月开始重新找工作。但再就业的难度似乎比露娜想象的要大得多。

首先,作为年龄“30岁+”的职场单身女性,在找工作的时候本身就存在弱势,更何况是在最“卷”的金融领域。因此在机会初筛的时候,露娜的选择就不多。其次,在薪资待遇方面,“几乎所有的HR都会明确提出能不能接受平薪甚至降薪入职的要求。我最大的限度能接受平薪,但降薪真的无法接受。”露娜直言。

这样的情况下,露娜渐渐开始产生将副业“扶正”的想法。“我最近在规划系统性地学习二级市场投资,考取证券从业资格证。同时,开设自己的媒体号和视频号分享投资心得和日常。”按照规划,露娜邀请了一些熟识的老师和客户,完成了第一次直播。

但露娜也表示,接下来仍会继续寻找工作,且更加坚定了工作方向。即,投资教育的垂直领域,把未来主业和现在“扶正”的副业充分结合,“用专业的话说,就是增加协同效应。”

虽然现在露娜仍会因为对未来的焦虑偶尔失眠,但这次裸辞也让她重新审视了之前的职业通路和自己在职场的竞争力。

至于对想要裸辞人的一句忠告,露娜则直率地表示,“没有能生活12个月的存款,和能有持续收入的副业,就别想了。”

裸辞创业,“大龄历劫”

不同于露娜裸辞前的顾虑和纠结,今年33岁的雷卡在裸辞时堪称是“闪电侠”。用雷卡自己的话说,“年龄适当,自信膨胀。客源在手,‘天下’我有。”

雷卡在去年辞去了从事多年的广告客户经理的职位。谈起裸辞的原因,雷卡坦诚地说,去年和相恋八年的女朋友分手了,情感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于是陷入了一场大型的“怀疑人生”的阶段。

雷卡承认,当时裸辞有很多感性的成分,“具体也说不上来,就是想要自己人生有点’重新开始‘的意思。”

但让雷卡敢于裸辞的,还是其多年客户经理的从业经验下,积累的人脉和善于交际的性格。“我总是能在日常和客户或者朋友的聊天中发现一些小的商机。几年前也曾经和朋友一起创业,小小地收获过一桶金。因此,我当时对自己裸辞创业十分有信心。”

然而,现实给这位充满信心的“裸辞人”上了狠狠地一课。

首先,是创业项目的反复尝试。

裸辞后,雷卡从上海回到了老家,一个在东北的二线城市。雷卡最初想到的创业项目是咖啡。

“创业前我也做过市场调研,东北的咖啡市场远不如上海成熟。再加上我在上海可以找到质量上乘、成本适中的咖啡豆进货渠道,会觉得难度不大。“就这样,回到老家后的雷卡,只做了短暂休息便开始推进咖啡项目。

但随着对本地市场调查的深入,雷卡的心变得“拔凉”。

据雷卡回忆,自己调查的多家自营咖啡店基本都是亏损状态,只有一家之前盈利是因为店铺空间大,所以店主做了针对初创企业的聚餐、员工培训、展会下午茶等活动,“主卖场地、次卖咖啡,但受疫情影响业绩也呈滑坡态势。”

打消咖啡店的想法后,雷卡又有了做便利店的打算,“我在的城市便利店更多还停留在夫妻店的形式,很少有类似全家或者罗森这样的综合便利店。”

然而,对便利店的探索却败在了供应链上。“没想到,我最引以为豪的人脉资源竟成了创业路上一次巨大的‘滑铁卢’。” 雷卡表示,由于综合便利店的种类太多,生鲜、熟食、奶制品、半成品等多种渠道的选择、整合以及运输等等环节需要的关系太过复杂,自己用了半年的时间也没有摸索出成本最低的方案。就这样,便利店之路也没有走通。

不过,在研究便利店的可行性时,雷卡遇到了一位朋友,她正在筹备火锅材料店的生意。雷卡认为,这个更垂直的便利超市可以省去因种类繁多带来的供应链问题,便与这位朋友一拍即合,开了一家火锅材料店。

营业初期,因为日常活动补贴,生意还算可以。“基本平均日营业额能达到1000-1500元。”雷卡说道。不过好景不长,因为火锅材料店非常同质化,所以客户对店铺的忠诚度不高。而由于毛利润本来就不高,店铺的补贴活动不能维持很久。活动一停,店铺收入便立刻呈断崖式下跌。

“最惨的时候,每天只能卖100-200元,基本开门就是赔钱。”雷卡回忆道。

赔钱的同时,雷卡的资金链也出现了问题。将近一年没有工作,再加上打点关系、市场调研和尝试开店的资金投入,雷卡的原始资金所剩无几。而从上海回到老家的雷卡又很难将上海的人脉资金全部拉到老家。

此时,雷卡不得不再次审视这个“重新开始”的决定到底对不对。

“也是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一直以来我在一个接着一个的项目中和996的日常中迷失了对自我的认知。”雷卡坦诚地说,“很多时候我能谈成客户是借助公司的行业地位附加给我的‘光环’。而我却100%的把这些归因成了自己的能力。”

意识到自己能力短板的雷卡开始了创业与学习的“双修”,先是购买职业经理人的进修课程,并通过一些朋友的企业邀请去学习企业安排的高管培训,“仅是买一些实用性的书,我都花了几千块钱。”

在学习的过程中,雷卡结识了现在的合伙人,“当时这位合伙人已经有了创业的核心稀缺资源和地方政策的扶持,但是需要寻找一位推动市场布局的负责人。”雷卡回忆道,在一次晚餐上,当自己聊起裸辞创业的感悟时,竟与这位朋友的想法不谋而合。而经过详细的思考和接触,雷卡最终加入了他的创业队伍。

现在,最新的创业项目已经开展了半年左右,雷卡也因为出色的表现被团队奖励了初始股份。虽然创业项目仍有大大小小的困难与挑战,但雷卡的决心却愈发坚定。

“裸辞到现在,已经折腾了一年半的时间,我仿佛修炼出了钢铁般的意志,并自己有了一次又一次的重新认知。”雷卡表示,在一次次的失败中,自己愈加明白想要的是什么和应该怎么去做,“我不知道我离所谓成功还有多远,但我确定这个方向没有错。”

至于对这场裸辞冒险的最大感受,雷卡总结道,“一定要在裸辞前有清晰的目标,因为没有目标的人,即使有再多的时间,也只是徒劳。”

职场妈妈裸辞,异常艰难

冲动裸辞的还有今年32岁的前互联网公司人事经理露丝。

无法突破的工作瓶颈加上家中忽生的变故,让露丝“喘不过气”。终于,再也熬不下去的露丝,在2021年底,从任职了三年已久的公司,裸辞了。

“当时裸辞的时候,可以说是一时冲动。我对未来完全没有计划,只是想逃离原来的工作环境和生活。”露丝回忆道,“但离开不久,就后悔了。”

“孩子才三岁,家里忽然少了一项收入来源,原本就已经足够压垮人的压力变得更重更大。”露丝直言,尽管家里人很照顾自己的情绪,但社保断缴、房贷车贷等现实问题,还是愈加让自己觉得,做了个极其不明智的决定。

幸运的是,在朋友的介绍下,露丝几乎无缝衔接的任职了另外一家公司,虽然是平薪跳槽,但公司规模更大。然而,就在露丝以为这是“因祸得福”的时候,才发现,一切和想象中的,似乎并不一样。

“新公司入职才一个月,我就想离开。”

露丝坦言,公司的经营状况和描述出入较大。原本以为公司是个可靠稳定的平台,但实际上营收已经出现问题。而为了补贴现金流,公司做起了一些主营业务之外的业务,“大部分是对接外包的工作。”

虽然业务调整对露丝日常的工作内容不会产生实质性的影响,但却对露丝造成了较大的心理压力。“我是负责招聘的,主要工作就是通过包装和描述企业的优势来吸引更多优秀的人才,但得知公司真实的情况后,我总觉得开不了口。”露丝解释道。

除此之外,公司的盈利情况不乐观,也让露丝对自己的待遇问题很担忧。

果不其然,在今年三月,公司在没和员工协商的前提下,少发工资,“每个月只发一部分,如果你主动离职就会把剩下的全部工资补齐,如果你继续做依旧还是只能拿一部分。”

再次想要辞职的念头也是在这个时候最为强烈。然而,露丝寻找下家的进展却异常不顺利。阿里系的offer中途被锁,其他的offer,不是公司太小就是待遇太低。

然而,再次面临要不要裸辞的决定时,露丝犹豫了。

“经历过去年底几个月的裸辞日子,我实在不想再次经历那场‘噩梦’。”露丝表示,那段时间自己彻夜失眠,头发大把大把地掉落。担心自己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价值。

值得庆幸的是,上个月公司现金周转恢复正常,已经把所有的工资全数补齐。但这并未改变露丝离职的决心。

“公司的内核出现了问题,资金断裂只是短暂且表象的问题。”露丝坦言。她想再给自己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后,无论工作情况如何,我都会离职。”

下这样的决心对露丝来说异常艰难,但露丝依然认为不能继续在没有未来的企业中浪费自己的时间。“如果我没有找到其他工作,我可以利用休息的时间看书、上课充实自己。这半年来裸辞的经历和工作的变动让我正视了自己情绪上和专业能力的短板。继续逃避没有意义,这都是我必须面对的问题。”

谈到对裸辞的感受,露丝则表示,职场妈妈想要裸辞所面对的身心压力会更大,与家人充分的沟通,以及对自己清晰的认知、对未来的规划和充足的储蓄都是必备条件。

“还有,如果你要裸辞,一定是为了追求什么,而不是为了逃避什么,不然你会发现,你所面对的困境比在职时更窘迫。”

一年两次“裸辞”,我开始想念“996”

“与其说我是裸辞,不如说我是‘被’裸辞的。”与上述三位“罗此人”不同,今年33岁的前互联网大厂运营山茶的裸辞显得有些被动。去年年底,山茶收到了一个知名互联网大厂的offer,待遇比当时所在的大厂更好,山茶几乎没有考虑就答应了。

不过,可能是运气不够好,就在山茶已经向所在公司提交了离职申请后,offer公司却忽然封锁了职位,并解释道,“由于年底业务调整,部门headout有收缩,具体通知要等到过完春节。”

就这样,原本的跳槽,猝不及防地变成了裸辞。

但彼时的山茶没有时间气愤太久。山茶认为这只是互联网大厂的常规调整,并且十分有信心春节过去后自己会顺利入职。但当时的山茶并不知道,接下来的半年自己面临的将是怎样的挑战。

因为此前从事过杂志记者相关工作,山茶想找一个自由撰稿人的兼职做短暂的过渡。

在招聘平台上找到一家还算头部的互联网媒体后,原本担心自己经验不足的山茶仅面了一次试就直接通过了。但正式入职后,山茶才明白自己把这份工作想得太简单了。

“那家媒体的底薪非常少,如果想要拿到一份还不错的薪资,3天就要完成一篇深度稿件。”山茶说道,由于着急入职,此前也没有对该媒体进行彻底的调研,“该平台的读者平均年龄较大,属性也不够互联网,我关注的新消费、时尚领域根本不是读者们感兴趣的内容。”

为了与平台读者的喜好相契合,山茶开始关注基建、能源、人工智能等硬核领域。但即便阅读了大量资料,也请教了业内人士,但在最开始的一个月,山茶还是只写了两篇稿子。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山茶表示,由于审编过程较长,加上平台要排期,从完稿到修改再到上线,基本需要3-4周的时间,而稿件不上线就没钱可赚。

终于,春节过完后,山茶收到了爽约的大厂发来的消息。但原本以为能顺利入职的山茶却被告知该职位被彻底封锁了。

“我其实有心理准备,但真的听到这个消息,还是非常沮丧的。”不过山茶也表示,尽管是被动裸辞,但并未后悔。“此前的工作太过单一,早就失去了工作的乐趣和意义。而且公司某些业务要在上海立项,我可能存在被调到上海的风险,但我更希望留在北京。”

种种原因叠加,山茶也清楚,离职是早晚的事儿,那个offer或只是加速了这个决定。

offer“飞了”,自由撰稿人又当得很不满足。过完年,山茶开始一边写稿一边找工作。

但春节之后就业形势的艰难远超山茶的意料。“原本以为,大厂的工作经验会让我非常有竞争力。可事实上,在春节之前,确实有过几个其他的offer。但当时我仍在等待之前的大厂给我回复,而且这些offer的待遇都和我目标的有所差距。就拒绝了。“

就这样,春节前还在拒绝offer的山茶,春节后开始无offer可收。

“准确来说,也不是没有任何offer,但基本都是公司规模太小或需要降薪入职,我实在不能接受。”山茶表示。

一边机会有限,另一边媒体的工作也不顺利。在一篇稿子历时超过5周再一次被新任主编以模糊的修改意见退回时,山茶决定,这一次她要主动裸辞。

山茶坦言,裸辞的决定是冲动的,但绝不后悔。“说实话,我当时并没有打算好下一步该怎么走,但我能确定,我不能在那里浪费我的时间。”

幸好,这次“幸运女神”眷顾了山茶。经历了两个月的裸辞生活后,山茶找到了现在的工作——传统杂志编辑。虽然,这份工作的待遇和大厂比起来还是稍差一些,但是山茶很庆幸自己能重新做回内容领域。

对于这次跳槽意外而造成的“裸辞”经历,山茶表示,“跳槽有风险,‘Plan B’会失灵,裸辞更要谨慎!”

燃次元
5
0
燃次元
发表文章15
每天一篇深度报道,重新定义创新经济。
作者最近文章 阅读更多
热门文章
缓解与业务部门间的矛盾,HR应该如何做?
德锐人效咨询 2022-09-27
如何回复员工的负面评论?
人力资源方法论 2022-09-27
一个人的不自律,往往藏着低水平的认知
晓芳说职场 2022-09-27
如何设定关键绩效指标?
人力资源方法论 2022-09-27
HR,遇到的那些奇葩事件......
HR新逻辑 2022-09-27
人力资源分析的位置和价值
人力资源方法论 2022-09-27
如何打造高绩效团队?这篇文章讲透!
HR新逻辑 2022-10-02
“摆摊经济”兴起,为何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喜欢职场了?
甜薪工场 2022-10-02
帮助销售领导收入增长的6种方式
人力资源方法论 2022-10-02
顶级专家的OKR提示
人力资源方法论 2022-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