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当独立陶瓷设计师,做过华为外包,我最后上岸新能源
后厂青年 2022-08-27 10:31:46 关注

在希腊神话中,西西弗斯是一位被惩罚的人,他必须将一块巨石推上山顶,但每次到达山顶,巨石又会滚回山下,如此反复,永无止境。

与神话不同的是,现实中“西西弗斯式”的人从未将巨石推上过山顶,只一次次承受它的滚落,直到他们不再惩罚自己。

一只普通的白瓷饭碗,从淘泥到上釉,再经受千度高温烧炼,最终冷却成瓷,需经历数十道工序,越往后的步骤出错,越难成型。

90后江西男孩潇长七年前从景德镇陶瓷大学毕业,经历了做独立设计师遭遇失败、当华为外包,他最终进入一家新能源主机厂。

如果说陶瓷烧制的步骤出错后大概率变成废品,潇长的职业选择则是一次次让不成型的陶瓷摔成碎片,再以时间为粘合剂,将碎片拼成了他。

01、出生在艺术家庭,刻下了“叛逆”基因

每周六上午,选址于景德镇陶瓷厂的乐天陶社创意市集准时开张,数百位当地的年轻艺术家聚集在一起,为新创作的陶艺作品吆喝。

有一种说法是:乐天陶社“救”了千年瓷都景德镇的瓷业。自1995年企业转制,景德镇著名的十大瓷厂陆续倒闭,瓷器积压,窑炉熄火,人才流失,这座被火淬炼出来的城市,慢慢被浇灭了活力。

2005年,始创于香港的乐天陶社进驻景德镇,社长郑祎在废弃的瓷厂内租下了许多厂房,如今周边已被数百个手工作坊包围。2014年,摆摊的年轻艺术家开始出现被包摊的情形,淘宝店家和经销商经常一举收购的行为,让市集的销量进入上升期。

图源/乐天陶社公众号

同年,大三的潇长刚在一场公司组织的陶瓷产品设计大赛中落败,他将自己设计的蘑菇器型作品保留了下来,并于第二年带到了乐天集市参与摆摊,但他当时并没有量产的想法。

潇长出生在一个教师家庭。父亲以前教政治,现任校长,闲时会教他画国画。母亲是语文老师,会写古体诗、书法。潇长还跟着县城的老艺术家学雕塑,“我喊他外公。”

长期浸淫于家庭艺术氛围的潇长,早早成为周围人口中颇有艺术天赋的孩子。但由于思维跳跃,注意力难集中,他的文化课成绩糟糕,并因此受到严格的家庭管制。

在不被允许出门找同伴玩耍的时间里,潇长基本都独自呆在家中,国画成为他唯一的情绪出口。情绪低落时,潇长会临摹一只齐白石的虾,或者画一头怒吼的老虎。他还很会画石头。

潇长在乐天市集摆摊

图源/受访者提供

温顺的表面之下,潇长长出了另一种叛逆和倔强。

他是艺考生,高考综合成绩排全省第18名。潇长没有按照父母的意愿填报211名校,而是选择了景德镇陶瓷学院(2016年3月获教育部批复同意更名为景德镇陶瓷大学)。在周围的同学多数扑向工业设计和视觉传达专业时,他填报了陶瓷艺术设计。

对于这次“任性”,潇长的理由是“我想选个酷的。”尽管他后来也曾因学历不足,而失去投递大公司的机会。

潇长设计的陶瓷产品

图源/受访者提供

潇长毕业时,正值互联网兴起之际,同专业的同学去应聘互联网UI交互,而他想发挥专业的特长,一心寻找陶瓷垂类的品牌或产品设计岗位。

“我没找到这样的公司。”潇长最终去了一家陶瓷定制工厂,负责陶瓷产品的造型设计和成型工艺的3D打印技术研究。

早在他毕业的前两年,600岁的故宫已经探索起了“网红”之路。2014年,一篇《雍正:感觉自己萌萌哒》,让故宫迎来属于第一篇10W+;2015年8月,“如朕亲临”的旅行箱吊牌、朝珠状耳机及其他带有皇宫色彩的文创产品点亮了年轻人的双眼;2016年,故宫文创产品销售额达10亿元;2017年,其产品突破10000种······

潇长观察到传统文创艺术正在成为新的国潮。

于他而言,最熟悉的便是景德镇流传千年的陶瓷工艺,外人入行门槛高,如果能让老气的工笔花鸟图案的杯子“潮”起来,“我觉得我能靠它赚很多的钱。”

在意气风发的二十岁的年纪,成为万千“乐天陶社”之一的思想种子,悄然埋下。

工作之余,潇长琢磨起了大三设计的陶瓷作品,优化、打样并量产的想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三个月后,他决定做一名全职独立陶瓷设计师。

02、追梦3年,2万元收场

最初的客源多数来自潇长之前积累的合作伙伴,从事陶瓷行业的同学偶会介绍订单,到了毕业季,学弟学妹的海报、工程制图等设计服务需求会激增,他的月收入在6000元至10000元之间浮动。

钱从左边口袋进,又立刻从右边出到陶瓷作品的烧制上。

潇长采用的是开口朝下的扣烧工艺,这种烧成方式需要大垫片,因此会消耗更多的瓷泥和液化气,失败的概率也更大。“理想的上釉后的状态,整个陶瓷像一块玉一样”,成型的陶瓷边缘很薄,最细的地方不到一毫米。

这种偏工艺品的陶瓷制品,容易磕碰,成品率低。很多人劝他将材料换成塑料或者亚克力,乐天陶社的创始人也曾建议他走作品IP的方向。

潇长的朋友创立的陶瓷IP

图源/淘宝app

但潇长的目标不是成为一名陶瓷艺术家,放在如今的互联网语境中,他想走的是小米的“三级火箭”路线:

一级火箭是极具性价比的餐用瓷具;二级火箭是拓展的应用场景(陶瓷乐器、组合陶瓷果盘等);三级火箭即高低频需求场景结合产生高流量,并带来更多的产品利润。

复杂的烧成工艺导致量产难度极高,超出预期的制作成本违背了潇长想走性价比爆品路线的想法,“不算模具的钱,工厂单一套瓷品(四个盘子)给出的成本价140元,我理想的售价是200元,根本没钱赚。”

他最终没找到能够承接量产需求的工厂,也因此失去了深圳某集团的百万流水订单。

潇长陶瓷产品的拓展应用场景

图源/受访者提供

丢掉订单后,潇长听从父母升学的提议,花费一年的时间申请国外的研究生,2017年年底,他拿到一所英国院校的录取通知书。但失败的“影子”一直跟着潇长,这期间他依旧在不断地优化产品的形态。

2018年年初,潇长本科的老师给他引荐了一位传媒出身、转型做艺术品电商平台的创业者,这位创业合伙人想要吸纳自主品牌设计作品。彼时,潇长的陶瓷产品形态已经趋于完善,需要有人帮他落地、生产、运营和推广。

两人一拍即合,潇长放弃了出国读书的机会,加入了创业者的公司并成为合伙人。

但随着合作的深入,潇长发现合伙人的重心在融资,没有实质性地推动产品的量产和铺货,“我心里始终觉得不踏实。”

大约半年之后,在一次与小米谷仓学院的项目合作洽谈失败后,他跟合伙人彻底决裂。

潇长设计的陶瓷产品

图源/受访者提供

一直被高高托起的梦中瓷器落在地板上,潇长所有的自尊和傲气,都跟破碎的瓦片一样成了乐色。

他放弃了设计的所有权,拿着两万块离开了团队,买了一台苹果电脑和一台iPad,正式告别陶瓷行业。

潇长的母亲觉得可惜,“你花了三年的时间在这件事上,最后两万块卖了。”

03、回归现实,哪怕是月薪2000块的工作

陶瓷梦醒之后,潇长在父亲的鼓励下申请了皇家艺术学院的服务设计专业,整理作品集、申请和初试一切顺利,但糟糕的复试口语表现,让他的出国之路再次灰暗。

追梦失败,求学无门,焦虑、绝望、抑郁的情绪让潇长停下了脚步。

他回到老家,除了闲时为父亲处理学校事务,潇长大多的时间都坐在床上发呆,“一不小心眼眶就会微热,想哭。”

低沉的状态持续了两三个月,潇长的父亲建议他考公务员,但他最终决定走出景德镇,寻求上海、深圳的交互设计岗位的工作机会,“哪怕工资2000块,我也可以干。”

图源/Pexels

2019年7月,潇长来到深圳,加入了一家外包公司,工作内容是平安智慧城市下的基础验收业务,日常工作还涉及少部分PC端产品交互。

从为自己打工,到企业的一颗螺丝钉,潇长的身体和大脑都 “安逸”了下来。

全职做独立设计时,潇长除了完成设计订单维持生活,还要自己下工厂捏泥巴、修模具、利坯、烧成、设计包装、找工厂打样、到乐天集市上摆售,时刻兼顾每一个环节。

做了互联网外包之后,潇长有了双休,工作和生活切割得很开,“我负责的东西不能说细致到顶,但需要让大脑思考的事情确实变少了。”

潇长在海边跃起

图源/受访者提供

随着时间的推移,该岗位的职能事务已不能满足潇长的学习需求,另一方面,由于担心长期外包对个人的职业发展会产生负面影响,他养成了定期面试的习惯。

潇长戏称自己是“面试刺客”,一年下来的面试超过二十场,基本都是交互设计的岗位,偶尔会尝试产品经理。在他看来,这是一种了解行业动态、用人标准和自我提升的方式。

十个月过后,项目调整,华为成了潇长新的服务客户。

潇长这次遇到了赏识自己的领导,他接触了B端运营平台和C端产品功能的交互设计工作,得到数次为员工讲解内部工具使用方法的培训机会,领导还带着他和另外两个外包同事一起做社区研究,“几乎没有做边角料的工作。”

服务华为的一年多时间内,或是运气,或是领导愿意“放手”,潇长抓住了不少能够发挥的项目。临走之前,他完成了“我的华为”爱车频道模块的设计工作。

04、审时度势,最终选择新能源

工作一直在走上坡路,潇长回看之前独立设计师生涯的失败,感叹当时“读书太少”。

潇长毕业后留在了景德镇。自2015年,在外贸税负增加和环保政策要求整改的背景下,景德镇陶瓷工业总产值的增速一路下跌,2017年的增速降至1.45%,行业市场发展规模险呈负增长。“当时的陶瓷市场在萎缩。”这是他后来意识到的。

景德镇是艺术陶瓷和手工艺高端日用陶瓷的沃地,上世纪改制后多以个人手工作坊的形式存在,当潮州、醴陵等陶瓷产区纷纷引入民间资本时,景德镇还未进入企业化和规模化的工业生产阶段。

在景德镇这块土地上,当时的潇长想凭借性价比高的日用瓷具冲出重围,结局可想而知。

潇长设计的陶瓷产品

图源/受访者提供

去年3月份,潇长注意到新出台的“十四五规划”,对比国家政策导向和自身能力结构之后,他将新能源、新零售、机器人和大健康领域视为下一站。

不到半年,潇长成功入职一家新能源主机厂,担任高级交互设计师。除了不习惯传统制造企业的非数字化办公流程,他对目前的工作内容相对满意,计划沿着这一职业方向继续工作七八年。

2021年是新能源汽车进入市场化发展的元年,乘用车领域的外资股比例限制逐渐放开。

入职之前,潇长拿到了另一家薪资、员工福利更好的合资车企的offer,但他认为当前政策对合资车企不利,“合资车企缺乏技术储备和销售渠道,出路渺茫。”

日系品牌尤甚,自身能源匮乏导致电动化转型困难,合资车企的中方自始至终没有掌握核心技术,无论是造车经验,还是品牌力,与自主品牌和造车新势力(以蔚来、小鹏、理想为首)都有了短期难以追赶的差距。

潇长基于产品力和实际发展前景的判断,放弃了待遇更为丰厚的工作机会。

各工种进入新能源似为大势所趋

图源/脉脉app

日常工作之外,潇长延续了之前定期面试的习惯,但这种做法也有风险——简历被锁。

他上个月看到另一家车企子公司有相符的岗位,是体验经理的角色,但潇长的简历被查重,“很尴尬,但常发生,也不会感到遗憾。”

正如烧制工艺复杂的陶瓷作品无法量产,经历多次失败但又重新站起来的潇长,同样仅此一件。

*文中潇长为化名

彩蛋问答

后厂青年:分享一下你能进入新能源的能力模型吧。

潇长:我自己总结有3个方面。

第一是有实体制造业的经验。比如我们现在做车需要一个大码屏,要求的工艺间隔是0.8毫米,0.8毫米是怎样的状态,我是有概念的。

第二是有互联网的数字化经验。互联网是发展比较成熟的人机交互的一套体系,产品丰富,既有原生态的系统,也有丰富的第三方软件。而车机目前的第三方的生态还在建立之中,我认为从互联网到车机算是一种降维打击。

第三是服务设计思维和能力。这是我吃饭的东西。

后厂青年:现在心情不好,还会画画吗?

潇长:不画了,一是浪费时间,二是解决不了问题。我现在都直接打游戏(笑)。

后厂青年
0
0
后厂青年
发表文章10
深度洞察和职场人有关的一切。后厂青年(houchangqingnian)
作者最近文章 阅读更多
热门文章
选择灵活就业的职场人,后来都怎样了?
智联招聘 2022-12-03
掌管ACG七个月,沈抖是否成功扛起增长大旗?
极点商业 2022-12-02
降本增效的大刀,砍向京东国际
一刻商业 2022-12-01
招聘的尽头是什么?10年招聘HR有话说
环球人力资源智库 2022-11-29
“汇报-审批”模式很容易演化成“认认真真走过场”
首席组织官 2022-11-29
失业后的炉石大主播,当上了外卖小哥
游民星空 2022-11-30
“做好是破局,做坏是死局”: 工作任务太棘手,怎么办?
智联招聘 2022-11-30
套现10个亿,黄光裕靠“直播”续命
电商在线 2022-11-29
深度学习的4个底层逻辑
YouCore 2022-12-01
领导力在本质上关注影响力,包含五层六力
郭朝刚专栏 2022-11-29